童鞋论文网提供论文发表、论文查重以及本科论文写作、硕士论文写作、职称论文写作、毕业论文写作指导服务,上万成功案例,欢迎咨询。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童鞋论文网
热门搜索
行政 教育 营销 法律 经济 护理 心理 会计 文学 工商 计算机 旅游
站内搜索:
童鞋论文网
 当前位置:童鞋论文网 > 工商论文 > 文章正文
 
代际传承与家族企业国际化研究
论文作者:童鞋论文网  论文来源:www.txlunwenw.com  发布时间:2020/10/16 9:59:45  

摘要:传承和国际化问题对家族企业来说意义重大,传承成功能够提高家族企业永续经营的能力,并能够获得额外的资源,帮助家族企业打破“富不过三代”的说法,而国际化战略不仅能帮助家族企业扩大经营范围,同时也能够获得国外的资源和人才,提高家族企业的经营能力,本文在此基础上探讨了传承如何影响家族企业国际化,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促进作用还是抵消作用,通过整理相关文献得出当家族企业具有传承意愿时,会促进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战略,同时也发现创始人经营时期的国际化进程缓慢,这可能是由于国际化初期,家族企业缺乏具有国际经验的人才以及国际化扩张所需要的资源,此时创始人为国际化战略所做准备不足,而创始人为了能够顺利传承下去,为了保存SEW,创始人也会积极为国际化战略做准备,推进家族企业进入国际市场。关于接班人特征与国际化之间的关系,接班人往往具有更强的风险偏好,同时具有对国际市场的知识资源,这对于家族企业国际化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家族企业; 代际传承; 国际化战略;

一、引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充分肯定了民营企业在国际市场开拓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同时鼓励民营企业继续扩展国际视野,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企业要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从微观层面来看,国际化战略能够使企业获取国外关键技术并利用外部资源,提升企业的竞争能力,所以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选择国际化战略(Liang,Wang &Cui,2013)[1]。

目前家族企业传承步入高峰期,家族创始人的传承意愿体现了控制家族持续经营企业的愿望,同时也推动企业采取国际化战略。根据世界发达国家的研究和统计,家族企业从第一代成功传承到第二代的比例大约是30%,这意味着家族企业在传承问题上面临挑战,而创一代成功将企业传给接班人可以给企业带来新的推动力,因为年轻一代具有创始人没有的能力和知识,能够给企业制定新的发展战略以及提供新资源,促进家业长青[2]。

然而,关于家族企业国际化的研究文献大多从家族涉入和家族所有权这两个方面进行研究,忽略了家族企业的本质特征(即家族代际传承)对家族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因而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战略的动因始终无法全面理解。所以本文将探究在代际传承的背景下,家族企业的国际化行为以及背后的推动因素,有助于弄清家族传承如何影响家族企业国际化战略,对于家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增强全球竞争力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二、家族企业国际化概述

1.家族企业国际化界定

家族企业国际化就是家族企业采取国际化战略,所以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家族企业,国内外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界定,主要围绕家族所有权、控制权这两个方面,例如Arregle 等(2012)认为,家族企业是指家族通过拥有多数股权单方面控制企业,并且管理层和董事会有家庭成员涉入[3]。中国学者在家族所有权和控制权的基础之上,强调了家族企业传承对家族企业定义的影响,如曾向东认为家族企业是以血缘关系和亲缘关系为纽带而建立起来的,一个或数个家庭或家族拥有企业的所有权、经营权以及控制权,并且能够合法地将企业的所有权、经营权、控制权传承下去的经济组织。家族所有和家族控制作为家族企业的两个基本特点[4]。

从上述家族企业的定义可以理解什么是家族企业国际化,学者表示其本质上就是家族企业在本国以外开展的经营活动(Pukall &Calabro,2014)[5],家族企业国际化分为五种方式,分别为出口、特许经营、联合经营、跨国并购、以及国际新创企业(或绿地投资)(Zahra,2000)[6],其中后三种方式属于FDI,从总体来看,家族企业国际化最常见的经营方式为出口和FDI[7]。从定义中也可以看出家族企业与非家族企业最大的一个不同点就是家族控股,同时家族企业具有传承的意愿,更希望能够持续经营下去,并且传承成功能够给企业带来新的资源以及新的管理思想,更有利于家族企业进行国际扩张。

2.家族企业国际化进程

关于进入国外市场的整体过程,大多数研究支持Johanson&Vahlne(1977)乌普萨拉模型。因此,家族企业的国际化从向心理和地理距离较低的国家出口活动开始,然后随着知识和资源的积累,逐渐向更遥远的市场扩张(Claver,2007;Olivares-Mesa&Cabrera-Suárez,2006)[8][9]。也有研究发现家族企业通常也遵循邓宁折衷理论(Zahra,2003)[10]。所有权、内部化和区位优势的不同,使得家族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的模式有所不同,其中FDI是选择最多的一种进入模式。由上述可以得出家族企业倾向于选择不威胁其独立性的进入模式,较少选择战略联盟和合资企业,因为这两种方式不仅需要资源,而且还需要放弃控制权。

我国的家族企业国际化是从改革开放后起步的,这一阶段企业国际化经营处于探索阶段,企业重点是扩大进出口和引用外资,对外直接投资处于自发状态;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政府提出“走出去”战略,此时民营企业开始参与对外直接投资,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处于不断强化阶段;在2001年年底,中国正式加入WTO,中国企业国际化经营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这一阶段企业进行国际化经营更多是为了获得先进技术,引进先进理念和制度[11];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我国不断深化“走出去”战略,同时家族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能够合理获取和利用国际资源,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12];而随着家族企业不断地开展国际化经营,面临的国际市场环境也日益复杂,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市场环境波动影响了家族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现阶段,家族企业国际化进程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对于家族企业来说,不仅要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同时也要面对内部环境的变化,因为大多数家族企业已经进入交班阶段,创始人和接班人的差异会对家族企业国际化战略造成影响,对于家族企业来说,如何应对这一挑战,成为研究的重点。

3.国际化指标测量方法

家族企业国际化的测量方法主要分为国际化模式和国际化程度,大多数文献采用国际化程度这一指标,国际化程度反映了家族企业对海外市场的涉入程度[7],通常用企业对外销售额占企业总销售额的比重来衡量(梁强等,2016;Junsheng Dou,2019)[2][13],也有学者用企业产品出口和境外投资所涉及的国家和地区数量的自然对数来衡量(Zahra,2003;Alayo et al.,2019)[10][14]。而国际化模式指的是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经营的方式,主要分为出口和对外直接投资[7],学者们通常对出口和对外直接投资设置虚拟变量来衡量(Liang 等,2013;Fernández&Nieto,2005)[1][15]。也有学者采用国际化节奏这一指标,测算方法为企业各年海外分支机构数量的一阶导数的峰度(Lin,2012)[16]。

三、传承与家族企业国际化

1.传承意愿推动国际化进程

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战略,可以扩大规模经济以及提供许多获取外国市场知识的途径,帮助企业快速成长(Hitt 等,1997;Kogut & Zander,1992)[17][18],并提高企业持续经营的能力。这对于渴望长期生存的家族企业来说,国际化尤其重要,因为家族企业的本质是家族代际传承和家族对企业的承诺(Chrisman 等,2012)[19],所以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这种长期愿景会影响家族企业的国际化战略,Fernández & Nieto(2005)发现,国际化承诺和国际化程度与第二代继承呈正相关[15]。这表明,具有传承意愿的家族企业,其国际化承诺和程度会加深,从而促进家族企业国际化进程。相比于无传承意愿的家族企业,有意愿将企业传给子女的创始人更倾向于进行远期战略投资(何轩等,2014)[20]。同时这种长期导向会促使家族企业注重于与各类利益相关者建立长期的信任关系,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本(Siebels&zu Knyphausen-Aufse,2012)[21],为开拓国际市场打下坚实基础。还有学者基于社会情感财富理论分析传承意愿是否推动家族企业国际化,例如周立新(2016)认为中国家族企业的SEW分为4个维度,分别为家族控制、家族认同、社会资本以及家族代际传承的意愿,通过实证分析得出,家族的代际传承意愿对国际化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22],这意味着当家族企业具有传承意愿时,家族企业会更倾向于选择国际化战略。李艳双等(2018)学者也认为当家族企业创始人具有强烈的传承意愿时,创始人会选择长期投资,例如国际化战略,确保企业能够顺利传承下去并且具备长久经营的能力[23]。

由上述文献可以得出,家族企业国际化可以让家族企业获取社会资本,还能扩大规模经济以及提高获取外国市场知识的途径,促进家族企业长久经营下去,同时创始人的传承意愿也推动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市场的开拓,寻求发展的新机遇。

2.创始人经营时期的国际化

创始人经营时期的国际化研究主要是通过访谈和调查的方法来归纳总结,学者认为与非家族企业相比,由创始家族成员经营的家族企业国际化程度较低(Fang,2018)[24],在创始人经营时期,由于家族创始人保守、厌恶风险、不愿改变(Fernández&Nieto,2005;Mitter 等,2014)[15][25],此时家族企业对国际化持保守态度;同时,由于国外与本国的文化不同,家族成员缺乏文化经验;更重要的一点是,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战略时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而家族企业由于自身治理结构缺陷,融资困难,缺乏金融资源(Gallo& Pont,1996)[26]。上述三个因素导致创始人经营时期家族企业在进行国际市场开拓前未进行充分的准备,限制了家族企业国际化进程。

自Gomez-Mejia开创性的提出社会情感财富(Socioemotional Wealth,简称SEW)模型后,SEW逐渐成为探究与分析家族企业的主导框架[27]。SEW是指家族企业的非经济目标,保存SEW或避免损失SEW往往是家族企业决策的首要参照点[28]。当创始人希望通过将企业传给下一代来保护SEW时,可能会鼓励所有者追求长期的增长战略,其中不可避免地包括国际增长,此时创始人就会积极为国际扩张做准备。例如,将接班人送到国外留学,让接班人了解国外的文化,同时积累国外的资源(朱晓文等,2019)[29],这有利于家族企业应对国际扩张中面临的困难。有学者研究表明当家族企业治理结构开放程度越高,即在董事会中引入非家族成员,企业国际化步伐越快且国际化绩效越高,因为非家族董事会成员往往具有国际经验,可以利用他们的网络关系来获取外部资源,加快推进企业国际化进程(Calabrò 等,2017)[30],同时引入非家族经理人有助于缓解家族企业的融资压力[31]。虽然引入非家族成员使得家族企业SEW受损,但非家族成员能够帮助家族企业加快进入国际市场的步伐,帮助接班人开拓国际市场,所以创始人也会通过引入非家族成员为国际化战略做准备。

从上述的研究结果中可以看出创始人经营时期由于创始人保守、缺乏国际化经验以及缺乏金融资源使得国际化前期准备不足,限制家族企业国际化的发展,但家族企业创始人从长远视角出发,通过代际传承保存SEW,依然会积极为国际化战略做准备。

3.接班人特征与国际化战略

接班人的特征也会影响家族企业的国际化战略。以往的研究表明,来自不同世代的家族成员的新鲜的见解和不同的观点有助于企业能力的构建(Habbershon 等,2003;Miller&Le Breton-Miller,2006)[32][33]以及发现并利用创业机会(Hsu&Chang,2011)[34]。此外,家族企业接班人通过在海外学习和工作,更有可能拥有国际经验和对国外市场和制度环境的坚实知识基础,一旦他们参与家族企业管理和治理(Fernández&Nieto,2005),[15]这将有助于识别国际机会,从而有利于家族企业国际化。但二代的参与并不总能够促进家族企业国际化,梁强学者基于管家理论、社会认同理论和资源依赖观点,将家族二代涉入分为所有权涉入和管理权涉入两个方面,来探究家族内部继任如何影响家族企业国际化,其研究表明,当家族内部人员担任家族CEO时,家族二代的所有权继任对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呈现U型关系;相对于参与董事会,二代家族成员在管理层的参与率对国际化具有积极作用[2]。有学者认为意愿(对风险、回报和社会情感财富的态度)、能力(控制程度)和资源可用性影响着家族企业的国际化,并且知识资源调节了这种关系,与非家族企业相比,由后代成员经营的家族企业国际化程度较高。但是,随着知识资源的增加,后代家族成员领导的家族企业国际化程度降低(Fang,2018)[24]。

同时年轻一代也更有可能承担风险,参与国际活动。正如Zahra(2003)所指出的,家族企业中不同代的家族成员的存在有利于形成一种鼓励冒险任务的组织文化,从而增加了国际扩张的机会。[10]一项新的研究分析了创始人的创业取向和风险态度对后代的影响,研究表明,下一代家庭成员参与创业活动,并有动机和雄心变得更加自主(Ramírez-Pasillas,Lundberg &Nordqvist,2020)[35]。因此,家族企业接班人比创始人具有更大的风险偏好,推动了家族企业国际化进程。

接班人不同于创始人,学者表示接班人的留学经历赋予接班人更加广阔的国际视界,同时留学背景也让接班人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更有可能在企业内推行先进的管理实践,并识别有利的海外并购机会,从而有利于家族企业国际化[29]。这种文化差异导致家族企业创始人和接班人的目标会呈现差异,即接班人的非经济目标会弱化(Chrisman 等,2013)[36]。而有学者认为如果家族创始人和接班人的目标相一致,家族成员更高的管理参与会在降低代理成本的情况下会促进家族企业成长(Cater,Kidwell & Camp,2016)[37],由此看来,家族创始人与接班人目标不一致的情况下,家族企业传承会提高代理成本,进而影响国际化进程。

显然,接班人比创始人表现出更大的风险偏好,并且由于所接受的教育背景的不同,其知识结构和认知水平区别于创始人,而这些差异恰恰有助于接班人应对企业进入国际市场带来的挑战,推动家族企业国际化,提高家族企业持续经营的能力。

四、研究结论与展望

1.研究结论

传承和国际化问题对家族企业来说意义重大,传承成功能够提高家族企业永续经营的能力,并能够获得额外的资源,帮助家族企业打破“富不过三代”的说法,而国际化战略不仅能帮助家族企业扩大经营范围,同时也能够获得国外的资源和人才,提高家族企业的经营能力,本文在此基础上探讨了传承如何影响家族企业国际化,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促进作用还是抵消作用,通过整理相关文献得出当家族企业具有传承意愿时,会促进家族企业进行国际化战略,同时也发现创始人经营时期的国际化进程缓慢,这可能是由于国际化初期,家族企业缺乏具有国际经验的人才以及国际化扩张所需要的资源,此时创始人为国际化战略所做准备不足,而创始人为了能够顺利传承下去,为了保存SEW,创始人也会积极为国际化战略做准备,推进家族企业进入国际市场。关于接班人特征与国际化之间的关系,接班人往往具有更强的风险偏好,同时具有对国际市场的知识资源,这对于家族企业国际化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2.未来展望

(1)未来关于代际传承与家族企业国际化之间的关系的研究,应该分阶段来研究。因为家族企业传承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分为父子共治阶段和二代自治阶段,当传承期处于二代自治阶段时,二代具有较大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丰富的国际化经验和风险偏好促使二代积极开拓国际市场,而父子共治阶段,二代和创始人由于文化差异、风险态度的不同,以及二代的非经济目标要弱于创始人,进而导致创始人和二代之间会存在代理成本,此时国际化进程可能会受到影响,所以分别研究这两个阶段对家族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2)代际传承等内部因素对家族企业国际化决策、路径的选择以及国际化绩效产生的影响还缺乏实证检验。特别是传承过程中关于接班人的涉入问题,其分为所有权和管理权涉入,这两个方面涉入程度不同可能会对接班人进行国际化战略有不同的影响,同时也可比较接班人所有权涉入和管理权涉入对国际化绩效的影响,有利于家族企业制定更优的传承计划。

(3)国际化的指标与测量方法。现有的研究大多关注企业的出口,通常用海外销售额比总的销售额来衡量,但较少使用国际直接投资这个指标。然而,当国际环境发生变化时,例如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新冠疫情的爆发,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出口额,此时用出口这一指标来衡量就不太准确,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可能更多的选择对外直接投资来开展国际化战略,因此针对不同的阶段,要选择相对合适的指标来测度家族企业国际化,这样才能更加准确。

参考文献

[1] Liang,X.,Wang,L.&Cui,Z.(2013).Chinese private firms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effects of family involvement in management and family ownership.Family Business Review,27(2),126~141.

[2] 梁强,周莉,宋丽红.家族内部继任、外部资源依赖与国际化[J].管理学报,2016,13(04):524~532.

[3] Arregle,J.L,Naldi,L,Nordqvist,M.&Hitt,M.A.(2012).Internationalization of family-controlled firms:a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external involvement in governance.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36(6).1115~1143.

[4] 汪娜.当代中国家族企业边界定义的重新划定[J].当代经济管理,2012,34(10):94~97.

[5] Pukall,T.J.&Calabrò,A.(2014).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Family Firms A Critical Review and Integrative Model.Family Business Review,27(2),103~125.

[6] Zahra,S.A,Ireland,R.D.&Hitt,M.A.(2000).International expansion by new venture firms:International diversity,mode of market entry,technological learning and performance.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43(5),925~950.

[7] 李军,杨学儒,檀宏斌.家族企业国际化研究综述及未来展望[J].南方经济,2016,(05):62~86.

[8] Claver,E.,Rienda,L.,& Quer,D.(2007).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cess in family firms:Choice of market entry strategies.Journal of General Management,33(1),1~14.

[9] Olivares-Mesa,A,& Cabrera-Suárez,K.(2006).Factors affecting the timing of the export development process:Does the family influence on the business make a differenc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lobalization and Small Business.1,326~339.

[10] Zahra,S.A.(2003).International expansion of U.S.manufacturing family businesses:The effect of ownership and involvement.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18,495~512.

[11] 原磊,邱霞.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回顾与展望[J].宏观经济研究,2009,(09):26~33.

[12] 张晓涛,李航,刘亿.后金融危机时期我国家族企业国际化经营绩效研究——基于控制权视角[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7,57(05):5~14+202.

[13] Junsheng Dou,Gady Jacoby,Jialong Li,Youyi Su,Zhenyu Wu,Family involvement and family firm internationalization:The moderating effects of board experience and geographical distance,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s,Institutions and Money,Volume 59,2019,250~261.

[14] Alayo,M,Maseda,A,Iturralde,T.,& Arzubiaga,U.(2019).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entrepreneurial orientation of family SMEs:The influence of the family character.International Business Review,28,(1),48~59.

[15] Fernández,Z,& Nieto,M J (2005).Internationalization strategy of small and medium-sized family businesses:Some influential factors.Family Business Review,18(1),77~89.

[16] Lin,W T (2012).Family ownership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cesses:Internationalization pace,internationalization scope,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rhythm.European Management Journal,30(1),pp.47~56.

[17] Hitt,M A,Hoskisson,R E,Kim,H.(1997).International diversification:effects on innovation and firm performance in product-diversified firms.Acad.Manag.J.40(4),767~798.

[18] Kogut,B.,Zander,U.(1992).Knowledge of the firm,combinative capabilities,and the replication of technology.Organ.Sci.3(3),383~397.

[19] Chrisman,J.J.,Chua,J.H.,Pearson,A.W.& Barnett,T.(2012).Family involvement,family influence,and family-centered non-economic goals in small firms.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36(2),267~293.

[20] 何轩,宋丽红,朱沆,李新春.家族为何意欲放手?——制度环境感知,政治地位与中国家族企业主的传承意愿[J].北京:管理世界,2014,(2):90~101.

[21] Siebels,J.F.,and D.zu Knyphausen-Aufse.(2012).A Review of Theory in Family Business Research:The Implications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Reviews,14,(3),280~304.

[22] 周立新.社会情感财富与家族企业国际化:环境动态性的调节效应研究[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6,(04):5~14.

[23] 李艳双,杨思捷,吕亭.社会情感财富视角下家族企业国际化战略选择研究[J].领导科学,2018,(29):29~31.

[24] Fang,H.,Kotlar,J.,Memili,E.,Chrisman,J.J.,& De Massis,A.(2018).The pursuit of international opportunities in family firms:Generational differences and the role of knowledge-based resources.Global Strategy Journal,8(1),136~157.

[25] Mitter,C.,Duller,C.,Feldbauer-Durstmüller,B.,& Kraus,S.(2014).Internationalization of family firms:The effect of ownership and governance.Review of Managerial Science,8(1),1~28.

[26] Gallo,M.A.&Pont,C.G.(1996).Important factors in family business internationalization.Family Business Review,9(1),45~59.

[27] 朱沆,叶琴雪,李新春.社会情感财富理论及其在家族企业研究中的突破[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2,(12):56~62.

[28] Gomez-Mejia L R,Haynes K T,Nú?ez-Nickel M,et al.Socioemotional wealth and business risks in family-controlled firms:Evidence from Spanish olive oil mills[J].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2007,52:106~137.

[29] 朱晓文,吕长江.家族企业代际传承:海外培养还是国内培养?[J].经济研究,2019,54(01):68~84.

[30] Calabrò,A.,Campopiano,G.,Basco,R.,& Pukall,T.(2017).Governance structure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family-controlled firms:The mediating role of 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ial orientation.European Management Journal,35(2),238~248.

[31] 于晓东,李宇萍,刘刚.“去家族化”如何影响家族企业战略?——基于跨国并购视角的动态分析[J].管理评论,2020,32(03):238~251.

[32] Habbershon,T.G.,Williams,M.,MacMillan,I.C.(2003).A unified systems perspective of family firm performance.J.Bus.Ventur.18(4),451~465.

[33] Miller,D.,Breton-miller,I.L.(2006).Family governance and firm performance:agency,stewardship,and capabilities.Family Business Rev.19(1),73~87.

[34] Hsu,L.C,Chang,H.C.(2011).The role of behavioral strategic controls in family firm innovation.Ind.Innovation 18(7),709~727.

[35] Ramírez‐Pasillas,M.,Lundberg,H.,& Nordqvist,M.(2020).Next generation external venturing practices in family owned businesses.Journal of Management Studies.

[36] Chrisman,J.J,Sharma,P,Steier,L.P,& Chua,J.H.(2013,November).The influence of family goals,governance,and resources on firm outcomes.Entrepreneurship,Theory &Practice,1249~1261.

[37] Cater,J.J.,Kidwell,R.E.,& Camp,K.M.(2016).Successor team dynamics in family firams.Family Business Review,29(3),301~326.

上一篇:新冠疫情下的消费者心理与营销策略研究     下一篇:煤制油企业油品经销策略探讨
 
论文客服 95702844
论文热线18796337551
本站网址 www.txlunwenw.com
郑重承诺 原创,包修改,包通过!
童鞋论文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
 
 热门文章
· 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续期研究
· 用户锁定效应视角下的网易云音
· 众筹产品创新性对融资绩效的影
· 南京市城镇居民冷鲜肉认知度问
· 摩拜共享单车可持续盈利研究
· 催生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原
· 基于网络平台的SPA模式研究——
· 社交媒体中不实信息转发主体心
· 基于游客感知的云台山景区微信
· 新媒体时代背景下乡村旅游企业
 
 推荐文章
· 论消费者民族中心主义对大学生
· 中端酒店的用户画像探讨——以
· 广州市花都区市场猪肉价格稳定
· 传播政治经济学视阈下对“吃播
· 顾客参与视角的休闲农业企业价
· 基于SCP范式的电商企业聚美优品
· 环境保护税税收优惠制度实施效
· 网络诽谤的刑法规制研究
· 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的中国粉
· 共享经济下成都大学生闲置物品
 
 相关文章
· 家族企业创始人退出方式选择与
· 家族企业家财富管理与传承研究
· 家族企业经营理念之源研究
· 基于财务视角的民营家族企业转
· 高校工程教育国际化途径研究
· “互联网+”下农村家族企业可持
· 中国企业品牌国际化推广探讨
· “一带一路”下中国—东盟高等
· 家族企业继承人的选择与培养探
· 人民币国际化的法律保障机制研

论文原创,准时交稿,包修改,包通过,十年信誉,品质保证
童鞋论文网提供本科论文、专科论文、毕业论文、职称论文、硕士论文写作指导以及论文发表、论文查重服务
备案号:苏ICP备11011187号-1 苏公网安备32030502000117号
版权归童鞋论文网所有 禁止一切商用盗用